300年来女性的解禁之路 巴黎女性7年前才能合法穿裤子_法律

300年来女性的解禁之路 巴黎女性7年前才能合法穿裤子_法律
原标题:300年来女性的解禁之路 巴黎女性7年前才能合法穿裤子 1921年,第二国际共产主义妇女代表会正式将3月8日定为国际妇女节。而就在前一年(1920年),作为世界最著名学府之一的牛津大学才刚刚解除对女学生的限制,允许女性正式注册、毕业。 文 | Seni 图 | IYE 女性摆脱传统枷锁、融入社会的历史可能要远比你想的短: 当我们回溯历史,会看到在漫长的时间中,女性真正作为独立的公民参与到社会生活中的历史是多么短暂。 很多人大概想不到,即使是诞生了波伏瓦、香奈儿等先锋女性的法国, 直到2013,才将“禁止巴黎女性穿裤子”这一听起来有些搞笑的条款从法律中正式移除。这项禁令是在1799年法国大革命期间,此后的两个世纪中,不断有人提议将其废除,但政府认为这项法律没被实行过,处理起来就是浪费时间。 但未被实行并不能作为存在合理的证明。直到2012年,有议员再度提出这项法律的象征意义会削弱人们的现代意识,这条禁令才终于被扔进博物馆。 拒绝亲戚的“为你好”也许只需要几句寒暄,而拒绝社会的枷锁面对的阻力则是成千上万倍。一项“未曾实施过”的禁令被撤销尚且需要200年时间。更多的时候,打破禁忌不光需要漫长的时间,还需要先行者的勇气与头脑。为了从禁锢中撕开一道裂缝,打破偏见,曾有一些女性采用了“迂回”战术。 过去,人们坚信女性纤弱缺乏耐力,不适合高强度的体育运动,更加妖魔化的民间说法是跑步会导致胸部下垂、长胡子等等。现在学校常见的800米跑在20世纪初一度被认为有损女性身心健康,更不要说马拉松。 1966年,美国姑娘罗伯塔·路易斯·吉布为了参加久负盛名的波士顿马拉松,曾给赛事总监写信,不出意料遭到拒绝。罗伯塔只能乔装成男性,躲在起点附近的灌木丛里,等比赛开始再溜进人群中。 最终,她以3小时21分40秒的成绩完赛,超过了当时三分之二的男性参赛者,成为历史上第一位跑完波士顿马拉松全程的女性。30年之后,她的成绩终于被官方认可。 想到靠乔装突围的并不只有现代女性。 在更古老的古希腊时代,雅典城的法律曾明令禁止女性学医。出身上流社会的阿诺迪斯(Agnodice)为了医学梦,在父亲的支持下剪掉长发、乔装成男性混进只有男学生的课堂。她师从亚历山大的著名医家赫罗菲拉斯,并成为老师门下成绩最优秀的弟子。 回到雅典,她继续扮做男性行医。但是男性同行的嫉妒与陷害使她身份败露,被送上法庭。好在,在她曾经救助过的病人们的施压下,法官判她无罪,并可以继续行医。第二年,雅典终于更改了法律,允许女性进入医疗领域。 这些敢于挑战传统的女性推动了社会规则的改变。然而相比法律的改变,无形的社会观念的改变更加困难。让我们将时钟播到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1875年英国通过法案,在理论上准许女性获得医学学位,但是法律并不能改变院校是否接受女学生的意愿,不少医学院仍然对女性紧闭大门。 一个多世纪后,同样的状况在地球的另一端再次上演。2018年,日本东京医科大学因为入学考试故意不录取女生引发日本全国性抗议。日媒调查后发现不仅东医大,日本国内7成以上的医学部大都存在同样的问题。 近一百年间,全球女性权益在不断进步,这种进步可能只在于一瓶酒、一张银行卡,而正是一件件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在一点一点摆脱偏见与传统划下的范围,拓宽生活与思想的边界。 目前女性作为独立的个体依然面临这样那样的困境,比如职场玻璃天花板和同工不同酬依然是世界上的普遍现象。但正如波伏瓦在《第二性》中所写,一切主体只有通过不断地超越,朝向其他自由,才能实现自由。直视、正视自己,愿每个女性都能拥有独立与自信的人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