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启动自救模式 上汽威马率先刮起车企降薪风暴_网易汽车

疫情启动自救模式 上汽威马率先刮起车企降薪风暴_网易汽车
(原标题:疫情下启动自救模式 上汽、威马率先刮起车企降薪风暴)疫情对汽车行业的深层次影响正显现,一场关乎员工饭碗收入的降薪潮,开始在汽车圈内蔓延。仅3月5日一天,便有包括上汽大通、威马汽车等涵盖传统车企、造车新势力的降薪文件在汽车圈内流传开,并瞬间引发热议。3月6日,上汽大通和威马汽车分别向时代财经证实了降薪传闻。值得关注的是,在旗下多家企业传出降薪后,上汽集团也被指将集体下调薪酬方案。6日,上汽集团公关部负责人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不置可否,但称“集团下属部分企业的员工在疫情期间的收入中,与企业绩效挂钩的部分会有所波动,这是非常正常的。”图片来源:pexels3月6日,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不管是降薪、裁员等措施,都是企业为解决经营、资金压力而不得已采取的手段,要客观去看待裁员降薪的现象,“疫情起了催化剂的作用,加速行业淘汰升级”。上汽率先掀起降薪潮在疫情“黑天鹅事件”面前,裁员减薪降本,正在汽车圈蔓延。自2月底起,汽车产业链上中下游的裁员降薪潮正不断扩散。包括优信、瓜子等二手车平台,威马汽车等造车新势力,乃至上汽集团等传统车企巨头都未能独善其身。3月5日,多份关于上汽集团旗下子公司下调薪酬福利的文件开始在网络流传,并引发热议。上汽大通(图片来源:车企官网)一份来自上汽大通《关于2020年薪酬及福利调整说明》的文件显示,该企业将从今年3月起调整员工月绩效奖金发放比例,涉及大通公司及技术中心全员。具体降薪情况为:H岗及以上,绩效奖金发放43%;G/F岗,绩效奖金发放71%;E岗及以下,绩效奖金发放83%。除了绩效,还取消了年休假补贴,调整了高温费标准等。上汽大通公关部人士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证实了该文件的真实性,“那个是公司跟工会的征询,我们还处在协商阶段”。与此同时,上汽集团旗下零部件企业上海汇众也被传从3月份起将员工税前月收入下调22.2%。而由通用汽车公司与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各出资50%组建的泛亚汽车技术中心有限公司,亦被传出“调薪”和“要求一定比例的被动离职率”。3月6日,时代财经采访了上汽集团方面。其公关部负责人回应称,“疫情期间,由于全国汽车产销都受到影响,集团下属部分企业的员工在疫情期间的收入中,与企业绩效挂钩的部分会有所波动,这是非常正常的。”上述负责人还表示,随着疫情好转,企业陆续复工复产并启动市场销售,员工收入中与企业绩效挂钩的部分会随之上升。图片来源:威马官方图片值得关注的是,造车新势力威马亦在同一时间传出“将取消全员年终奖,13薪延后至6月发放”的消息。据悉,威马年终奖约为3.5-3.7个月的工资,而此次取消年终奖的理由是“去年公司年度KPI不达标”。3月6日,威马汽车方面向时代财经回应称,“取消年终奖,是因为公司目标没有完成;13薪延后,是受到疫情影响,届时会如数发放。”整车企业如此,汽车零部件、经销商、二手车电商等的日子更不好过。事实上,这场裁员降薪风暴在上月底便已率先在二手车电商行业刮起。其中,被誉为“二手车第一股”的优信二手车被曝出安排员工停工待岗的消息,而瓜子二手车的多位员工亦在职业社交平台上表示已收到了公司的优化通知。降薪背后 疫情催化行业淘汰转型疫情对行业的影响暂时无法估量,而这场“降本瘦身”风暴还要刮多久?引发业内关注。罗磊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这是特殊时间内车企、经销商乃至整个汽车链条内外部进行降本,来保证企业正常运营的过渡措施,“一些竞争力比较弱的企业可能还会走向倒闭的境地。”他还认为,这种现象趋势还会持续一个较长的时间。“裁员降薪只能助企业渡过暂时的难关,实际上,对于此次疫情的影响,车企应该对未来有更多清醒认识,包括技术革命、消费理念转变、物物互联等方面的思考。”3月6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新能源汽车分会副秘书长曾丕权对时代财经表示。图片来源:pexels据乘联会3月4日发布的车市扫描数据显示,整个2月全国乘用车市场零售规模初步判断同比下降80%,“体现了市场的严重异常”。乘联会预计,今年1-2月乘用车零售销量累计同比下降41%,将成为近20年来的最大降幅。一方面是春节提前因素的正常影响,另一方面则是受到疫情的冲击。值得关注的是,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对于疫情影响和车企裁员降薪潮不能一概而论,要客观看待,危中见机。比如,2003年非典催化诞生了像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巨头,催生了许多新兴服务业,推动传统产业的升级革命。“事实上,去年特斯拉国产化已经给众多中国企业带来较大挑战和影响,而此次疫情相当于起了一个更大的’催化剂’作用,推动整个产业的淘汰升级。”曾丕权表示。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